岳锋回到指挥部,司马倩迎上来,紧紧搂着他,欢喜无限。

  她用力嗅嗅,狐疑地说:“咦,我怎么嗅出一股狐狸精味道?这不是牛木兰的,她还在虞山呢。”

  岳锋知道她使用“诈术”,笑道:“你说的没错,狐狸精,有,好美的一只。我被深深地迷惑,不能自拔。”

  司马倩瞪着他,气咻咻地说:“说,是谁,在哪里?我去毙了她,毙了她。”

  岳锋嘿嘿笑:“她是最美的狐狸精,我可舍不得毙了她。何况,你也毙不了。”

  司马倩抽出手枪:“这个世界,除了你,我谁都敢毙。不,连你我也敢毙。说吧,她在哪里。”

  岳锋轻抚她的秀发:“这只最美的狐狸精,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”

  司马倩愕然:“什么,我就是那只狐狸精,最美的?哼,我是最美,但不是狐狸。”

  她美滋滋地插回手枪,摸着脸,对着匆匆进来的李虎,问:“李虎,你说老实话,我是不是最美的狐狸精,不,最美的秘书长。”

  李虎一怔,狐疑一下,马上说:“毫无疑问,在‘雄起团’秘书长中,你是最美的,没有之一。”

  司马倩轻哼:“算你会说老实话。”

  岳锋笑喷了。

  司马倩一怔,回过神来,怒道:“我们团只有一位秘书长,我不美谁美?”

  李虎躲开司马倩一脚,抽出电报,道:“团长,一群疯子来了。”

  岳锋愕然:“疯子,还一群?”

  他接过电报一看,笑了:“还真是。”

  司马倩歪过头一看同,也笑了:“还真是!”

  这时,李华生走进来,很不开心。

  李虎不解:“李副连长,你不是晋升为连长吗,怎么闷闷不乐?”

  李华生道:“团长,我不愿意当医院警卫连连长,只希望跟在你的身边。”

  岳锋微笑道:“我且问你,跟有我身边,学到东西了吗?”

  李华生大声道:“学到了很多,胜读百年书。”

  岳锋认真地说:“学以致用。我身边的人,要一个一个外放,在不同的岗位做出巨大贡献。如果只跟在我身边,太过浪费。别说你,就是敬龙等人,也要外放。”

  李华生明白了,但不放心地问:“那你的安全怎么办?”

  岳锋拍拍他的肩膀:“有新人补充进来的,你放心吧。以后,医院我就交给你了,好好干。”

  李华生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军礼,大声道:“多谢团长提携,我一定保护好医院。”

  司马倩道:“李连长,你等于是团长的学生,千万不要给连长丢脸。好好想一想,如何将医院保护得滴水不漏。”

  李华生朗声道:“请嫂子放心,人在医院在,人不在医院也要在!”

  岳锋摇摇头:“绝不能轻言牺牲。保护医院,智第一,勇第二,必须灵活变通。“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“雄起团”食堂中,一群文化人在就餐。

  这可不是一般的文化人,绝大多数是国内大牛,姓胡的,姓梁的,姓陈的,姓郁的、姓巴的、姓郭的等五十人。

  女性十人,有一位并非“大牛”,是刚刚崭露头角的女作者,姓张,晚清重臣李鸿章的外孙女。

  后来,她以写爱情著名,《倾城之恋》就出自她的笔下。

  此时,她只有十七岁。

  就是因为她年轻,有活力,有想象力,才让她加入文字改革,当一名秘书,充当“催化剂”。

  其他人,每一个拎出来,都是如雷贯耳的大牛。

  张作者饶有兴趣地指着一桌的菜,道:“大家看,这桌菜真是非常奇怪,一定有什么含义吧。适大哥,你看呢?”

  胡“大牛”仔细看着菜,道:“护国上校是文化界最强者,招待我们的菜式自然是意义深远,不同一般、发人深思。寅恪兄,你看呢?”

  陈“大牛”左看右看,笑道:“耐人寻味、意味深长啊!金贤弟,你看呢?”

  巴“大牛”吞着口水:“耐人咀嚼,一定意义深远。”

  这是一桌丰盛的菜肴。

  首先是汤:猪肝枸杞红枣汤。

  接着是菜:酱猪肝拌菠菜、芹菜炒猪肝、黄瓜炒猪肝、香卤猪肝、韭菜豆芽炒猪肝……

  等等,八菜一汤,不,是“八肝一汤”。

  梁“大牛”苦苦思索:“诸位,诸位,招待客人,从来没有用同一种东西的。这一定是护国上校考验我等,看我们是否配当文字改革委员。如果猜不出其中玄机,一定会被上校瞧不起。诸位,诸位,就算打破头皮,也得想出其中关键,否则,丢不起这个人。”

  郭“大牛”赞赏道:“漱溟兄,说得对,一定要猜出其中奥秘,否则,都得寻找一个地洞钻下去。达夫贤弟,你先来说。”

  岳锋与司马倩早走到门外,听到了“大牛”们谈论猪肝含义。

  司马倩捂住嘴巴,笑抽了。

  嘿嘿,哪有含义,大牛们想多了。

  岳锋很好奇,竖起耳朵听。

  郁“大牛”苦苦思索起来,一时不得要领,只得道:“我本人,最为支持文字改革。别的不说,我的姓是‘郁’字,繁体‘鬱’,共二十九画,简体才是八画,天差地别啊,兄弟姐妹们。我每次写‘鬱’,都很忧郁!”

  想起平时写郁那种郁闷劲,真是泪流满面啊!

  众大牛哈哈大笑。

  张作者虽是女的,但做事干脆,她说:“小女子不才,先献丑了,抛砖引玉!大家看,八菜一汤都是肝,含义应该是‘肝胆相照’,就是说,无论是文字改革,或是抗战,都要肝胆相照。”

  停了停,她意犹未尽,道:“如何才算是肝胆相照?就是说,同志之间,将士之间,有亲如情人、情侣、爱人!”

  她是写爱情的,自然往那方面想。

  胡“大牛”摇摇头:“不对,护国上校是顶天立地的英雄,岂会儿女情人。比喻不妥,不妥啊!”

  陈“大牛”道:“依我看,护国上校是说如今山河破碎,他肝肠寸断,召唤我等要忠肝义胆,万万不可别有心肝,破坏抗战大计。”

  郭“大牛”哈哈大笑,道:“尔等想得太多。这场菜是用来干什么的,是我们招待我们这些文人的,用意十分简单,就是‘锦绣肝肠’之间,意即称赞我们‘满腹诗文’。哼,如此简单都不懂,笑死了个人,一定会让护国上校鄙视。”

  梁“大牛”频频摇头:“沫若贤弟,没这么简单,没这么简单。”

  郭“大牛”不服:“濑溟兄,你又有何高见?”

  梁“大牛”站起来,不断指着菜式,滔滔不绝地发表看法。

  “大家看,每道菜都做得十分精细,色香味俱全,精心雕琢啊。再联想到我们此行用意,是为了文字改革,所以,这些菜的含义是‘彫肝琢肾’,意为苦心琢磨。文字改革,正是如此啊!”

  马上就有人反对。

  反对者又被反对!

  反对者的反对者又被反对!

  越吵越剧烈,最后,居然动起手来,像一群疯子,你泼我汤,我扔你肝,打得不亦乐乎!

  唯独安然无恙的是张作者。

  她是女的,又是少女,当然要扮斯文。

  其他男的,遵守好男不与女斗的格言。

  可惜,她忘了一个成语,“池鱼之殃”。

  不知是哪位大牛失手,把一碗汤泼到她漂亮的脸上。

  幸亏他们研究了很长时间,菜与汤都凉了,没烫着。

  张作者大怒,左右开弓,抓起两辣椒炒猪肝就要扔出去,但想到自己是淑女,只得强忍怒火,把猪肝往嘴里塞。

  司马倩实在是忍不住了,大声叫道:“护国上校到!”

  众文人大吃一惊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  毫无疑问,众人都是一脸“脏”,同时一脸尴尬。

  突然,他们都做了同一个动作,往桌子底下钻去,抓过桌布,拼命擦脸。

  在文字改革委员会主席面前,丢不起那个人!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38路小说_梦岛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抗战之铁血兵锋,抗战之铁血兵锋最新章节,抗战之铁血兵锋 看书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