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,m国某酒店,剧组聚餐。

  “来来来,现在距离咱们拍摄行程结束只有十多天了啊,大家继续加油努力!演员们平时为了拍摄不能尽情放开吃放开喝的,今天晚上就破例一次啊,都好好吃好好喝!”

  岑麟举起酒杯来,豪迈地说道。坐在演员桌的贺晨曦见状,轻轻一笑也举起了自己的杯子,但是她的杯子里装的是茶水。酒什么的……短时间内还是少碰的好,拍摄都已经到了尾声了,可不能出个什么乱子啊。

  举过杯之后,贺晨曦便低下头来夹菜,今天晚上的菜式非常的丰盛,看来导演组那边在点菜这块上费了不少的心思。

  吃饭的时候,贺晨曦坐在桌子这边的角落,夏辰雨坐在那边的角落,两个人处在对角线的两个点儿上。贺晨曦不经意地抬头看了夏辰雨一眼,没想到竟然是对上了他投射过来的目光,只好躲闪着垂下了眸子,但是用喝水来掩饰尴尬的时候不小心呛到了,咳嗽了好一会儿。

  自从两个人开始没法好好说话以来,都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了。平静下来的贺晨曦如是想道,又喝了一口茶水。

  b市,星途娱乐公司本部,顾盛泽的办公室。

  顾盛泽抬腕一看,现在已经是凌晨的两点多了,他揉了揉额心,然后放下了手头上的工作,站了起来朝着办公室后边的落地窗走了去。隔着落地窗上的玻璃,能够看到城市的夜景,轻轻打开一点窗,便能够感受到夜色微凉。

  其实,他根本不着急做完那些工作,那些工作本来就是好几周的量。他只是想要拿这些东西来试图让自己的脑袋不那么清醒,最好混乱一些,免得总是会想到一些其实不该去想的人和事。顾盛泽抬眸看向了落地窗外城市的夜晚,内心便开始慢慢沉淀了下来。他知道这样子做就是等同于逃避,但是他至少想让自己看起来有那么可控一些。不要像是为了某个人而活的疯子一样。

  想来,他现在站在的这个地方,才是他是为了某个人而活的疯子的最好证明啊。这家公司,原本就是为了她而建起来的,因为她随口说了她想要当演员,所以他便建了。顾盛泽垂下了眸子,瞳孔里的光芒渐渐地黯淡下去了。他转身去拿放在办公桌的抽屉里的手机,摁亮屏幕,看到了很多来自同样号码的未接来电,以及来自同样号码的短信。

  “盛泽哥哥,我是小樱,能不能接一下电话?”

  “盛泽哥哥,我知道我错了,不要不理我好不好?”

  “盛泽哥哥,到底要怎么样你才愿意重新跟我说话?我是不是哪儿做错了?我改,我一定改!只要你不要再无视我……”

  顾盛泽轻轻一划,便看到了很多内容大致相似的短信,来自同一个号码。发信息的人不是谁,正是才在晚会上见过的云樱。

  想到云樱,顾盛泽便轻轻地皱起眉来。

  这个女孩儿,真的很像之前的贺晨曦,之前没有任何忧虑,活得真实的贺晨曦。当然,说像仅仅只是在说她的容貌而已,毕竟从言行举止间就能够看出来她跟贺晨曦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。所以……他更加觉得自己当时的动容看起来非常的荒唐,不过只是两个相像的人,居然让他在一瞬间丢失掉了所有的冷静。

  虽然在晚会上,没有观察过顾夫人脸上的表情,但仅仅只是那么一猜,也能够知道把他的号码给出去的人是她。大概是因为顾虑二叔之前答应下来了不会逼他娶不喜欢的女人,所以不敢明目张胆地跟他说点儿什么而已。不过她倒也有她的苦衷,她只是想扶稳二叔在集团的地位而已,毕竟现在的副董事长也不是一个善茬,分分钟是一个随时会爆炸的定时/炸/弹。

  顾盛泽将车钥匙拿了出来,然后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,关上了办公室里面的灯。一路走过安静的走廊,然后来到楼层的电梯面前,按下了按钮。伴随着电梯缓缓拉伸向上的声音,电梯门在顾盛泽的面前打开来。

  不知怎的,现在已经是那么晚了,依然是睡意全无。顾盛泽轻轻地闭了闭眼睛,然后又睁开来。越是夜深,越是清醒,大概就是他这阵子的状况了吧。想着,电梯门便缓缓打开来了,顾盛泽走了出去,便看到了亮着灯的一层大厅,穿过大厅走出公司的大门,他朝着对他鞠躬的值班保安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真正坐到了车上的时候,顾盛泽倒是完全没了主意。

  现在要去哪儿呢?

  回去远山别墅的话……倒是没有任何睡意,现在这个点儿回顾家大宅的话,简直就是不清醒的行为。他一时没了方向。

  突然,他看到了被随意放在了副驾驶座上的一张名片,名片上面赫然印着:overnight drunk bar 胡桃。

  这是不经意得到的一张名片,他从来没有去过那家酒吧,但是在拿起名片看到了酒吧的地址之后,他倒是突然想去看一看了。长夜漫漫徒清醒,总得着点儿什么事去做做,毕竟今晚注定是不眠夜了。顾盛泽启动了汽车,按着酒吧的地址开了过去。

  车外的景飞快地掠过,顾盛泽只来得及看清楚那一排排的路灯。在深夜的城市街道里开车,突然有一种是在玩着什么赛车游戏的感觉。路灯的光芒朦胧着,照亮着这个城市的深夜。最后,顾盛泽终于是在一处红灯前停了下来,现在距离到达名片上的酒吧已经不远了。

  顾盛泽百无聊赖地看着红灯停在那儿许久,最后闪烁了几下变成了黄灯,接着就是绿灯。他倒也反应及时,在绿灯亮起来的瞬间启动了汽车。

  终于,已经能够看到目的地所在了,顾盛泽就近停了车,然后徒步朝着酒吧走了去。下了车,才突然感觉到晚上的风真的有些凉,吹在身上的时候仿佛不带丁点温度,他睁合了好几次眼睛,来到了酒吧的大门前。远远的,他就已经看到了赫然写着的“overnight drunk bar”了,大大的字儿,发着光。

  在门口大概站了一会儿吧,顾盛泽推门走了进去。这家酒吧看起来比较冷清,或者说并不是冷清,而是没有放荡的音乐和疯狂舞动的人。放眼望去,顾盛泽看到的尽是坐在各个地方安静地喝着酒的人,他们看起来心事重重,或是有着一身的秘密。

  在吧台前坐了下来一会儿之后,顾盛泽便看到了一个从里边的隔间走出来的穿红色裙子的女人。她有着一头金色的卷发,妆容虽然浓但是却精致,看起来没有半点俗气的感觉,反倒让人感觉这个妆挺适合她的。女人看到了坐在吧台前的顾盛泽,多看了一眼,便嘴角一勾笑了,自顾自地调了一杯蓝色玛格丽特,放到了顾盛泽的面前。

  “会让人联想起加勒比海深蓝色的海洋的蓝色玛格丽特,希望你喜欢。”

  女人张口,便是一口甜而不腻的声音。不知道怎的,听了这声音,这话,顾盛泽在不经意中,嘴角竟是微微勾起了弧度。

  “你这酒吧,为什么没有音乐和跳舞的人呢?”

  也不知道怎的,居然是问了这话。在顾盛泽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问了出口了。

  “overnight drunk,一整夜地醉吧。我这个地儿可不是什么寻找刺激和新鲜感的地方,只是一个让夜深了还毫无睡意的人能够安安静静地喝个迷糊的地方。”

  女人的红色裙子配上她白里透红的肌肤看起来非常的合适,裙子裁剪的线条切合她凹凸有致的身体线条,若隐若现的双峰有着无尽风韵,很容易让男人意想翩飞。

  “你这酒吧,开得倒也颇有意思。”

  顾盛泽轻笑,不知道怎的,来了这儿,好像总是能够在不经意中笑出来。他平时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,别说笑了,脸上根本不会有什么多余的表情。也不知道到底是这个氛围,还是这个看起来有点意思的女人,让他总是会嘴角微勾呢。

  这个女人真的是拥有一张值得骄傲的脸,眼睛长得非常好看,眼头细而长,向下勾,是开扇形的外双。非常明显的,这个女人拥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,眼尾长,眼尾上挑,眼神迷离似醉非醉,眼尾下方略带红晕。光是这双眼睛,便娇媚得足够能把人的魂儿给勾了去。

  女人细长的手臂一伸,撑在了吧台的台面上,朝着顾盛泽微微地眯眼笑了起来。连衣裙的领口是细长的v型,女人微微俯身,便露出了细长的锁骨线条。令人遐想连连的胸脯有着好看的线条,配上火热的红色,像是禁断的恶魔果实。

  “你……叫什么名字?”

  顾盛泽和女人之间的距离已经相当近了,近得几乎都能够感觉到对方呼气时候的气流涌动,两个人就那么对视着,眸子里都装载着不同的想法。

  “比起我的名字,我觉得你的名字会更加让我好奇一些呢。”

  女人的发问就这么被顾盛泽的一句话给反问回去了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38路小说_梦岛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蒙婚过关:专属妖精很纯禽,蒙婚过关:专属妖精很纯禽最新章节,蒙婚过关:专属妖精很纯禽 看书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