靳修溟的视线似有若无地在操场上那群新兵的方向看了一眼,淡淡地哦了一声。不知想起了什么,眼中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情绪,似思索,又似不悦。

  倒是季景程,好奇地打量了一眼靳修溟,季景程是徐老的外孙,说起来,俩人认识也有好些年了,对于靳修溟的性格,季景程还是有几分了解的,他看似温和有礼,其实极其淡漠,根本不会关心其他人,现在竟然对招新这件事有兴趣。

  难得的,季景程起了几分八卦之心,“你对成为特战队员也有兴趣?如果你要参加的话,也不是不可以,就是我担心那样严苛的训练你会吃不消。”

  靳修溟看着季景程,那目光就像是看着一个外星人,大概是他眼中的嘲讽意味太浓,季景程自己也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废话,讪讪一笑,说道,“跟你开个玩笑,不过你要是去做驻队医生倒是可以。”

  靳修溟给了他一个敬谢不敏的眼神,驻队医生还是算了吧,他对自己目前的生活很满意,并没有想要打破这种生活的想法。

  靳修溟状似无意地看了一眼操场的方向,一眼就看到了某个女人,视线在她的脸上扫了一圈,刚想转头就对上了清歌的视线,四目相对,一秒即分。

  季景程见靳修溟转身就要离开,拉住他,在靳修溟的眼神看着他手的时候,意识到眼前之人的习惯,放开,“我过两天就要走了,今天一起吃个午饭?张连长,你不会介意的吧?”后半句是说给刚才就站在一边听八卦的张正说的。

  张正回神,一脸笑呵呵,“不介意不介意,人多吃饭热闹。”

  靳修溟倒是也没有拒绝,徐老一生只有一个女儿,嫁给了一个军人,就生了季景程这么一个儿子,对于老师唯一的外孙,靳修溟倒是比别人多了一分耐心。

  张正自然是认识靳修溟的,毕竟从靳修溟第一天到基地,基地里的人就在传了,光是他就听见了好几次什么“美人医生”的。

  刚才季景程一直在跟靳修溟说话,他也不插嘴,现在见靳修溟就站在自己的身边,笑着开口说道,“靳医生,你到咱们部队也有段时间了,还习惯吗?”

  靳修溟薄唇轻勾,礼貌且疏离,“谢谢张连长的关心,目前暂时没有不适应的地方。”

  “那就好啊,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靳医生尽管开口。”张正客气地说了一句,靳修溟只是点点头,并没有将这话放在心上。

  昨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雪,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冷,站了一上午军姿,众人被冻得浑身僵硬,清歌也不例外。她自然感受到了从操场边投到自己身上的似有若无的目光,她甚至知道是谁在看她,只是此时身体的寒冷让她没多余的心思去思考靳修溟视线中的含义。

  “立正、稍息。”就在清歌愣神间,秦昭终于拿起了嘴边的口哨,喊出了口令。

  身体比脑子先一步做出了反应,清歌站直了身体,看向了正前方。

  “好了,今天上午的训练到此为止,解散。”秦昭说完就离开了。

  “哎哟,冻死我了,冬天站军姿和夏天一样要命,我最讨厌冬天和夏天了。”陈可佳在原地蹦跶,抱怨道。

  清歌活动着自己僵硬的四肢,目光不自觉看向了操场边缘,只能看到靳修溟随着张正他们离开的背影,修长挺拔的身影在几人中十分显眼。

  “嘿,清歌,我在跟你说话呢,你听见了吗?”陈可佳的手在清歌的眼前晃了晃,清歌回神,看着她,“你说什么?”

  陈可佳无语地看了她一眼,开口,“木兮说刚才那个人就是X特战队的队长季景程,我猜他这次到我们这里来,应该是为了建立新的特种部队的事情,你说这次的选拔会不会提前?”

  她压低了声音,只有木兮和清歌听到了。

  清歌眼神微闪,想了想,看向了木兮,“你觉得呢?”

  木兮摇摇头,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提前考察有可能,提前选拔不会。”如果不是特殊原因,每年特种部队招人的时间都是差不多的,就算是提早也不可能提早这么多。

  “你对这个季景程的了解有多少?”清歌问道。

  木兮思索了片刻,开口,“季景程,京都季家人,季元凯老将军的独孙,X特战队队长,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上校军衔,是季家最有希望的接班人,也是国家重点培养的对象,性格冷酷,铁面无私,是各大军区的传说,当之无愧的兵王,立功无数,要不是年纪太轻,加上有季老将军压着,他恐怕会成为夏国最年轻的将军。”

  陈可佳一脸惊叹,“我的天,竟然这么厉害,他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的年纪吧,就已经是上校了?”

  木兮嗯了一声,“他今年二十八,据说他的军功授封少将军衔都够了。”

  “我曾听过他的一些传闻,都说他单兵作战能力很强,就是不知道强到什么程度。”陈可佳记得听父亲提起过季景程这个人,只是她当时听得心不在焉,除了一个名字,并没有记下多少。

  木兮面无表情,“他曾经单枪匹马闯入赤练中东分部,将被扣押的人质安然无恙地带回来,而他自己只受了一点点皮外伤,当时他只有二十四岁。”

  “嘶。”陈可佳倒吸了一口凉气,不可置信地看着木兮,一脸的“你莫不是在逗我的神情”。

  清歌也很意外,她想到了这人很强,但没想到竟然强到了这样的地步,赤练,还是中东分部。

  赤练是国际上三大恐怖组织之一,而中东分部虽然不是他们的大本营,但也算的上排名前十的分部,没想到季景程竟然能够凭借一己之力独闯狼穴,成功解救人质,这人不仅是作战能力强,就算是智商也是杠杠滴。

  清歌的眼底渐渐浮起一丝兴奋,她敬重强者,尤其是像季景程这样的强者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靳少:听说有人要挖我墙角。

  清歌:我只崇拜强者。

  **

  今天这章没有竞猜,明天早上八点我们继续约。

  求收藏啊求收藏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38路小说_梦岛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王牌军婚:靳少请矜持,王牌军婚:靳少请矜持最新章节,王牌军婚:靳少请矜持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