衙门,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,真正的高人不屑进入其中,一般的人想进去,但又进不去。

  这就导致了,县衙里没有一个真正的高手,遇到了大案和高来高去的江湖中人,县衙里的人就抓瞎。

  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或者说无能为力。

  现在李公甫遇到了陈彦至,并且陈彦至有意向进入县衙做事,怎么能不让他高兴?

  陈彦至跟着李公甫回到县衙。

  “大人,大人。”

  刚一进县衙的大门,李公甫就激动地叫了起来。

  知县大人穿着官服,从后堂里走了出来。

  “李捕头,发生了什么事情?大呼小叫的。”知县大人脸色一沉,不满地说道。

  李公甫说道:“大人,那个采花贼田末,已经被逮住了。还有,我给大人请回来了一位高人。要不是他帮忙,我们这次怕是又要被田末那个家伙跑掉。”

  知县大人一听,眼睛一亮,说道:“李公甫,你做得不错。田末那个家伙,实在是让人头疼。现在终于将他给抓住了。”

  知县大人和王员外是朋友,二人经常喝茶。谁都没有想到,田末这个该死的家伙,竟然对王员外的女儿下手。将田末抓住,知县大人也算是能对王员外有个交代。

  “请的高人呢?在哪里?”知县大人问道。

  李公甫指了身后的陈彦至,说道:“大人,陈小兄弟就是我说的高人。”

  知县大人看了陈彦至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轻视。

  一个少年,还是读书人的装扮。

  能有什么本事?

  莫非会写锦绣文章?

  县衙里是需要干活儿的人,文章写得再好,又有能什么用?

  陈彦至抱拳道:“陈彦至见过县尊大人。”

  知县大人走到陈彦至跟前,说道:“不知道小友是哪里人?”

  陈彦至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在下乃是山门中人。”

  山门中人,就是修行者。

  陈彦至这样说,不算说谎。

  知县大人点头,又问道:“那你有什么本事。不是本官不相信你,而是走江湖的骗子,太多了。”

  陈彦至说道:“大人有此顾虑,是应当的。在下除了读了几年书,还学过剑术。不如,就当着县尊大人的面儿,我耍一套剑法。如何?”

  知县大人说道:“那好。你真要是剑法高明,并且愿意到县衙来做事,本官绝对不会亏待于你。”

  陈彦至将身上的包裹给了李公甫,然后看了大家一眼,说道:“大家都退远一点。”

  李公甫说道:“退,退。都退开一些。”

  陈彦至的气质温和,像是个读书人。不怪知县大人怀疑他不会武功。

  山门中人,出来历练红尘的高人,哪个不是仙风道骨的模样?可没有像陈彦至这样的少年。

  锵。

  陈彦至一拔剑,身上的气质,一下子就变了。变得锐利无比。他站在那里,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宝剑。

  就算不懂剑术的人,都能想到“人剑合一”这个词。

  陈彦至演练养吾剑法。

  他将身法,挥剑的速度,都放慢了十倍,就这样,李公甫他们的眼力,才能勉强跟得上陈彦至的剑。

  剑势一起,整个县衙大厅里,好像都充斥着剑气。让人寒毛竖起。皮肤都起了鸡皮疙瘩。

  李公甫心中激动,暗道,陈小兄弟的剑术果然强大,不愧是山门中人。县衙里有了陈兄弟,以后遇到那些江洋大盗,就再也不用头疼了。

  知县大人也是看得两眼放光。尽管他和李公甫他们一样,都不懂剑法。可是陈彦至施展剑术,那表现出来的气质,那种快如闪电的剑法,简直让人觉得不明觉厉。

  陈彦至最后还在空中留下了几道残影,更是将县衙里的一些人给震撼得不要不要的。

  一套养吾剑法耍完。

  长剑入鞘。

  陈彦至抱拳,笑着说道:“县尊大人,李捕头,我的剑术,还过得去吧?”

  知县大人连忙点头道:“过得去。过得去。太过得去了。陈大侠……”

  陈彦至说道:“大人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行。不用太客气。”

  知县大人说道:“对。以后彦至你就到衙门里做事,大家就都是一家人。太客气反而不好。”

  高人。

  陈彦至是真正的高人。

  知县大人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。

  李公甫在知县大人的耳边小声说道:“大人,我可是跟陈小兄弟说了,只要他进入县衙里做事,月俸就是二十两银子。”

  知县大人一瞪眼,说道:“彦至是剑仙之流的人物。二十两银子哪里够。每个月起码要给……二十五两银子才行。”

  知县大人本来想要说给每月三十两银子,可是考虑到县衙有些拮据,今年的税赋还没有上来。话到了嘴边,就改口,说给二十五两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中午,知县大人设宴招待陈彦至。

  知县大人让陈彦至做李公甫的副手,先管理钱塘县的治安。公差服,腰牌,佩刀,稍后就能送来。

  陈彦至只收下了衣服官帽,还有腰牌。

  至于佩刀,就算了。

  那种破铁片,用来装饰,吓唬吓唬普通人还行。

  真要是遇到了妖魔,根本不顶用。还是自己的玄铁剑更好用。

  陈彦至的玄铁剑,是拜剑山庄精心锻造,又在九鼎世界里用上乘的材料再次锻造了一遍。经过几十年的真气和精神温养,其锋利和坚韧程度,已经超越凡俗的兵器。

  玄铁剑比起修真界的法宝,怕是都差不了多少。

  吃了午饭。

  陈彦至带着官服跟随李公甫回家。陈彦至还没有地方居住,他打算先住在李公甫的家里。

  李公甫的家离县衙不远,步行十来分钟就到。

  还没有到家门口,陈彦至就听到屋里有人在读书。

  李公甫笑着说道:“是我妻弟许仙,许汉文。他平时就是爱读书。”

  陈彦至点头道:“爱读书,是好事。说明汉文是个好学之人。将来必有一番成就。”

  进了家门。

  李公甫向妻子许娇容介绍了陈彦至。许娇容是典型的贤妻良母,性格温和,温柔贤淑。

  陈彦至来家里暂住,她当然欢迎。

  “我这就去将房间打扫出来。”许娇容说道。

  陈彦至说道:“不用,我自己来吧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陈彦至就将房间打扫得一尘不染,房间里的家具,都挪动了地方,不过新的布局,更加合理。

  人一进屋,就觉得空间变大了。

  许仙二十来岁。

  他好奇地看了陈彦至一眼,说道:“听我姐夫说,你的剑术非常厉害?你才十多岁,怎么可能练成那么厉害的剑术?”

  陈彦至平静地说道:“我已经一百多岁。我的样子,只是看起来年轻罢了。”

  此乃真话。

  许仙当然不信。他还是将陈彦至当成小弟看待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陈彦至将知县大人提前支付的月俸二十五两银子,全部给了许娇容。他在李公甫家里住,自然会在李公甫家里吃饭。将银子给许娇容,就当是自己交了生活费。

  这天早上。

  李公甫忽然对陈彦至说道:“陈小兄弟,快,县衙里出案子了。是人命案。我们快点赶过去。”

  陈彦至说道:“好。现在就走。”

  来到案发现场。

  李公甫和其他捕快,都是先勘察现场,希望能找到凶手的痕迹。

  可是陈彦至不一样,他不查看现场,反而用念力查探周围那些围观的百姓。

  破案,不是陈彦至擅长的。

  可是他对人性和心理研究得非常透彻。每个人的心理,表现出来是什么样的气质,陈彦至都掌握得清清楚楚。人心,是最不可捉摸的,可是一样有迹可循。

  只要凶手还在现场,陈彦至就一定能将其找出来。除非,凶手的心灵修为比陈彦至还要高,才能欺瞒过陈彦至眼睛。

  “你。”

  陈彦至忽然指着一个相貌普通的男人。

  “杀人凶手,就是你。”

  陈彦至肯定地说道。

  陈彦至走过去,一把将他提出来,丢到了李公甫的跟前。

  李公甫惊讶道:“陈小兄弟,可不能乱来啊。案情还不清楚,你怎么就判断他是凶手呢?”

  陈彦至气定神闲地说道:“相信我。这家伙绝对是凶手。查一查他的身份,案发之时,他在什么地方?还有,看看他和死者是什么关系,有没有什么利益关系?相信案情很快就水落石出。”

  凶手刚才人群中,盯着地上的尸体,眼神中透露出来的那种快感,陈彦至是观察得一清二楚。

  “大人,冤枉啊。我冤枉。”

  凶手大声叫道。

  陈彦至平静地说道:“若你真是被冤枉。我会当着整个钱塘县百姓的面儿,给你赔罪道歉。你的名义损失,精神损失,我都会赔偿给你。”

  抓住了凶手,陈彦至便不再管这案子。

  几天之后,李公甫找到陈彦至,激动说道:“陈小兄弟,你可真是神了。那家伙,真是凶手。他和死者有生意上的往来,凶手欠了死者一大笔钱。并且,凶手还和死者的妻子通奸……”

  陈彦至冷哼一声:“杀了人,就不用还钱,还能得到对方的家产和女人。真是好算计,就是心肠未免太歹毒了些。李捕头,我明天开始地毯式查探整个钱塘县。只要是罪犯,我就能全部将其揪出来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青城山。

  一条修行了上千年的白蛇正在渡劫化形。

  渡过天劫,白蛇化作一个二十来岁,犹如仙女般的女子。

  金山寺。

  住持法海,忽然心血来潮,抬头看向了青城山方向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38路小说_梦岛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武侠世界轮回者,武侠世界轮回者最新章节,武侠世界轮回者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